供應鏈金融年度總結:巨人覺醒,緩慢前行

作者:零和 米格來源:界面網址:http://www.jiemian.com/article/1078175.html
文章附圖

2016年,互聯網金融至關重要的一年。

這一年,行業冰火兩重天,生死兩部曲。

一邊是,網貸行業面臨監管收緊,大浪淘沙;一邊是,互聯網保險、消費金融、供應鏈金融等新金融崛起,區塊鏈、人工智能、大數據等新科技開始慢慢落地。

一本財經將對互金行業的各個細分領域,進行全年盤點——分析模式,解析現狀,尋找突圍,預測風口。

以下是第7篇,也是最后一篇,2016年,供應鏈金融的蘇醒與前行。

供應鏈金融是互聯網金融中的特殊分支。

大部分互金都是針對C端用戶,而供應鏈金融主要面對的是B端,并試圖解決一個中國頑疾——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。

但,這也決定了,供應鏈金融發展速度緩慢,很難像2C的模式那樣,上演燒錢沖流量的戲碼。

2016年,供應鏈金融聲響不小,被稱為互金重點崛起領域之一。但年底收官時,殺出重圍的公司寥寥。

2017年,供應鏈金融還將緩慢深耕——沒有爆發和熾熱,只有冷靜與內斂。

01巨大市場

供應鏈金融,其實不算新生事物。

傳統銀行實際上就一直在干這件事——給企業融資。

交易雙方都是個體,相互之間很難產生信任關系。這樣就導致了行業巨大的“信用成本”。

因為這種不信任,交易進行交割,都很難實時。比如,一家公司和供應商簽合作,必須有1到3個月的賬期,不可能貨到付款。

為了先有資金驅動生產,供應商又不得不去銀行貸款,支付利息,從而增加了生產成本。

“這正是實體經濟的巨大成本”,IDG副總裁張海濤稱。

而另一方面,很多行業也很難從銀行拿到貸款。

張海濤拿鋼鐵行業舉例,銀行恐怕都不太敢貸款給鋼鐵廠商。

鋼鐵廠的抵押物只能是鋼鐵,但銀行對鋼鐵沒有處置能力,就算最終廠家還不上錢,也很難將抵押的鋼鐵變現。

大企業難,中小企業就根本沒有從銀行拿錢的可能性。

要么要抵押物,要么信用背書,任何一筆貸款,都需過五關斬六將,中小企業很難滿足銀行的硬性要求。

而實體經濟要落地生產,又需要資金潤滑劑。供應鏈金融,就試圖用一種新的方式來解決資金的流動問題。

供應鏈金融也給企業貸款。傳統銀行的貸款方式,是抵押物;而供應鏈金融中的抵押物,就是應收賬款或票據等交易憑證。

在產業鏈中,常常會存在多個資金不流通的阻塞點。比如,一家大公司和供應商簽了100萬的采購合同,合同規定,3個月后才全額支付款項。

這3個月,就是賬期。

如果供應商遇見困難,需要資金周轉怎么辦?

供應鏈金融的玩法是,將這3個月的應收賬款,當成抵押物,拿去金融機構借錢。

當然,供應商提前拿到錢,需要支付一定利息,100萬可能只能拿到95萬,剩下5萬算利息。

3個月后,大公司不再給供應商付款,而將貨款100萬結算給金融機構,因此金融機構獲利5萬。

這就是供應鏈金融的核心邏輯——試圖打通傳統產業鏈所有不通暢的阻塞點,讓鏈條上的所有資金流動起來。

根據央行的一份統計報告顯示,國內企業應收賬款達26萬億。

應收賬款,只是供應鏈金融的一個重要分支,就有萬億級別市場,整個供應鏈金融市場之廣,可想而知。

2016年,供應鏈金融覺醒,資本涌入。

這一年,有從應收應付賬款、票據等多個產品,橫向切入的供應鏈金融平臺崛起;也有從工業到農業,多個細分領域的豎切玩家出現;還有眾多核心企業、理財平臺、B2B,也紛紛聲稱加入供應鏈金融大軍。

02模式分析

這一年,互聯網和供應鏈金融結合的商業模式開始出現。

1、核心企業模式

供應鏈金融的關鍵,是核心企業。

就像上下游的堤壩,核心企業起到貫穿產業鏈的作用。

對于核心企業來說,從事供應鏈金融,有天生的優勢。

核心企業幾乎掌握了所有上下游企業的交易數據,手頭握著所有的應收、應付賬款,天時地利人和兼具。

比如,海爾集團、迪信通等行業巨頭,都成立了自己的供應鏈金融公司,并試圖用互聯網的方式來提高效率,改造行業。

但這種模式的局限性也極為明顯。

核心企業只能針對自身行業、甚至只能是在自己產業鏈條上做文章,天花板太低。

2、B2B和大流量電商模式

在某種程度上來說,電商模式是核心企業模式的變形。

和核心企業類似,B2B電商在行業中,也處在一個上帝視角,可以俯瞰行業,并能充分控制上下游。

以找鋼網舉例,目前,找鋼網上流通的鋼鐵占整個行業的20%,對行業有把控度。

在交易過程中,找鋼網很了解交易雙方,也了解行業風險,可以輸出信任,給雙方貸款。即便對方還不上錢,也可以隨時處置抵押的鋼鐵。

張海濤稱,B2B既解決了信任問題,又解決了資產處置問題。

比如,一個廠家有100萬元的鋼鐵,就可以抵押給找鋼網,并按照7折的價格,借走70萬。

如果廠家還錢,只需支付一定的利息;如果廠家還不上錢,找鋼網就可以將鋼鐵以八折的價格銷售掉,也就是80萬。如此,找鋼網還能掙10萬。

這種玩法,有個專業的名詞,叫貨物質押貸,對于B2B來說,有先天操作這種貸款的優勢。

2016年,中國電子商務B2B市場交易規模預計達15.2萬億。在這片肥沃的土地上生長的供應鏈金融,同樣碩果累累。

除了B2B電商的模式,還有大流量電商,也是供應鏈金融的好玩家。

京東,一定是中國供應鏈金融的最早布局者。

京東的供應鏈金融布局很大,其實盈利最大、最核心的終極武器,是賬期。

2011年,京東平均賬期為38天。但到了2015年,京東已要求大幅延長賬期,在一些品類,京東的賬期甚至達120天。

舉個例子,京東從商家那里進了1億的貨,約定的賬期是120天,但是京東只花了20天就將貨賣了出去,剩下100天,1億的錢就趴在京東賬戶上。

這些錢,京東如何激活變現?

2013年年底,京東發布新的產品“京保貝”,作用就是將趴在京東賬戶上的錢,提供給需要貸款的商家。

說白了,京東在用A商戶的賬期,倒手給B商戶的融資,從中賺取利差。

除了京東之外,大部分大流量電商,也會如此玩供應鏈金融,在應付和應收之間拆解、倒手。

但這個模式,依然有一大掣肘,所有操作,只能限定在電商自身的平臺上。

比如鋼鐵行業,2015年,我國鋼鐵產量近12億,且每年的產能還在減少,也就意味著,這個市場的盤子在不斷收縮,供應鏈金融也就禁錮在行業本身。

3、平臺模式

2016年,值得注意的是,眾多橫切、豎切行業的平臺玩家崛起。

他們提供一些新式的互聯網工具,重塑行業。

對于核心企業來說,大多都是“實業家”,而非“金融家”,也不太懂互聯網玩法。

一群平臺玩家,提供互聯網技術和金融手段,幫助核心企業完成供應鏈金融的改造,坐地收錢。

另外,還有一些切入細分領域的玩家,這種模式講究“匠心深耕”,某種意義上來說,避免了出現“核心企業”自己操盤的可能性。

這兩種模式目前都還在發展的初級階段,面臨的最大問題,就是與核心企業的談判和磨合。

4、P2P網貸平臺模式

2016年,眾多理財平臺紛紛聲稱加入供應鏈金融。

這其中,當然與P2P進入洗牌期,行業收緊有一定關系。

而另一方面,也是因為“資產荒”出現,而供應鏈金融,相對來說是風險較小,較優質的資產。

而P2P提供的核心價值,就是從C端融資,并輸送給中小企業。

盡管如此,這個模式最大的問題在于,P2P的資金獲取成本依然相對較高,不是中小企業樂于選擇的最佳渠道。

03行業現狀

1、政策加持,行業崛起

和消費金融一樣,供應鏈金融無疑也有政府“護法”。

2016年2月16日,央行、發改委、工信部等八部委聯合發布《關于金融支持工業穩增長調結構增效益的若干意見》。

其中提到 “大力發展應收賬款融資”,“推動更多供應鏈加入應收賬款質押融資服務平臺”,“推動大企業和政府采購主體積極確認應收賬款,幫助中小企業供應商融資”等內容。

可見,為了解決中國的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,政府也算卯足了勁。

2、保理公司的尷尬

最開始,政府想用保理公司的方式解決供應鏈金融問題。

保理公司在中國算是一個新經濟體,在2012年前,保理業務由銀行把持,2012年,商務部批準商業保理試點開放后,商業保理公司開始生長。

2012年后,中國大大小小一共有2000多家保理公司,但真正開始開展業務的,也就20%左右。

究其根本原因,是因為大部分保理公司很難獲取資金來源。

除了一些背景雄厚的保理公司可以發布ABS,或者從銀行融資外,大部分保理公司很難獲取資金。

而資產端,同樣難上加難。為了獲取一筆應收賬款,保理公司通常要進行大量的調研和風控——如果應收賬款的金額太少,利息都覆蓋不了成本。

因此,首尾難顧的保理公司,通常只能抓大放小。

保理公司成了一個雞肋的存在,于是才給了互聯網玩家收割行業的機會。

2016年,在互聯網玩家面前,大部分保理公司已喪失話語權和競爭力。

3、難以擺脫核心企業的“魔咒”

核心企業,是供應鏈金融中最為重要的角色。因此,它們的話語權和議價能力都空前強大。

幾乎很多平臺型的供應鏈金融,都遭遇過一種尷尬:核心企業和他們達成合作,很快就會看到供應鏈金融的好處,覺得“為什么這個事情我不能自己干”,于是,解除合作,開始自建團隊,親自操盤。

因此,很多平臺放棄行業巨頭,寧愿和小公司或保理公司合作。

核心企業的“魔咒”,桎梏了眾多平臺的發展。

而事實是,破解這個魔咒,也頗為困難。

平臺只能通過不斷提高大數據、互聯網的能力,用這些新技術作為“底牌”,才有和核心企業議價的權利。

4、風控難題

有業內人士提出,供應鏈金融風控比較好做,因為,大部分風控集中在核心企業,而非借款的中小企業。

因此,在核心企業的“N-1-N”模式中,只需要把握住核心企業的這個“1”,上下游的“N”,都會順利拿下。

核心企業就不會倒閉嗎?就不會喪失償還能力嗎?

事實上,在征信體系尚未搭建的中國,對于核心企業的風控,依然是難題。

在供應鏈金融領域,風險的源頭,要追溯到核心企業的償付能力。

除此之外,還得對“交易真實性”做調查——核心企業和供應商聯合騙貸的可能性也極大。

04行業預測

1、區塊鏈將成最大技術想象力

2016年,最火的金融科技,就是區塊鏈。

而區塊鏈和供應鏈,有天然的結合性。

核心企業為主,貫穿上下游,就是標準的區塊鏈中的“私有鏈”模式。

而區塊鏈的核心價值,就是解決信任問題。供應鏈金融的玩家,都在想象,如果用區塊鏈解決供應鏈金融中各個企業之間的信任問題,將如何顛覆行業?

因此,2017年,區塊鏈和供應鏈金融的結合,將成為最大想象力。

2、垂直化突圍

所謂“隔行如隔山”,各行各業的生產流程和周期都頗為迥異,這也導致供應鏈金融的玩法,千差萬別。

很難有平臺在跨度這么大的行業之間通吃,因此,細分、垂直,將成為趨勢。

而核心企業的魔咒,困擾著試圖規?;钠脚_們。而重度垂直,也在成為一種突圍的可能性。

深耕細分領域,可化解核心企業對行業的掌控力,同時,提高競爭壁壘。

2017年,在各大細分領域,將崛起一些玩家和平臺。

3、核心企業登上歷史舞臺

美國供應鏈金融產生于19世紀末,在第一個階段,由銀行主導;第二個階段,核心企業登上歷史舞臺。

因此,核心企業經營自己的供應鏈金融,幾乎是個不可抗拒的趨勢——隨著市場的教育,核心企業將意識到供應鏈金融是個“雙贏”的金融利器。

首先,在自己的業務基礎上,多出了一份金融利息盈收。

其次,能給供應商急速結款,也增強了雙方合作黏性,提高了自身競爭力。

最后,還幫供應商解決了資金周轉。

實在是雙贏。

2017年,市場教育將趨于完備,核心企業將紛紛上場。

4、緩慢發展

2016年,盡管大量資本涌入,行業發展卻溫溫吞吞。

這與供應鏈金融主要是在企業之間運作,很難產生規模效應,有莫大關系。

消費金融的火熱,和供應鏈金融的克制,形成了鮮明對比。

而2017年,在供應鏈金融領域,我們仍然看不到轟轟烈烈的生死大戲,而是溫和內斂的穩健步履。

供應鏈金融就如一個緩慢蘇醒的巨人,今年,他睜開了眼;明年,他將起身,緩慢前行。


熱門文章